Return to site

現代「癮」君子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而 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 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君子有三樂, 而王天下不與存焉。」

翻成白話的意思就是: 君子有三件樂事,其中並不包括統治天下萬民。雙親健在,兄弟姊妹相處和諧,一樂也;對上不愧於天,對下不愧於人,二樂也;擁有一批才華出眾的學生,盡己所知的教育他們,三樂也。讓君子快樂的三件樂事,並不包括統治天下萬民啊!

身為現代飲茶的公民,是的,因為愛喝茶上「癮」。這個癮頭來自孟子的「君子有三樂」,讓我堅持下去的理由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為何成為茶人?坦白說,小時候我並非以這個當作寫文時的目標呀!小時候是以當個出色的科學家為目標,但是事與願違,目標就這樣走歪的。

就是這樣,柳暗花明又一村,以為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走著走著,因為對於鄭板橋「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的魅力,體會詩詞的躍動和豐富的飲茶經驗帶給我小時候,我與爹娘、爺爺、奶奶他們共同的記憶。我們都曉得,但又很難從何處開始談起。

什麼時候成癮的?當時第一次去大陸玩的時候,有一次去了一趟武夷山,那是我完全陌生的地方,爺爺開始講起,我們祖譜上嵩陽李姓的起源地是現在的福建省安溪縣虎頭村這個地方,老早以前的紅心軟枝老欉鐵觀音隨著文革灰飛煙滅。當時虎頭村還是有鮮少的老大人喝著傳統制法的安溪鐵觀音,「甘」、「香」、「滑」、「重」、「韻」,這些口感層次分明。

當時考大學時,歷史成績比國文成績高分,按理說,選師大歷史系會上,但是國文系應該不會。近代史的部分,問爺爺當時發生過的事情,就知道學校的書本其實會選擇一些利於自身的立場來說明史觀意見。但爺爺、奶奶在大時代的動盪下,真實的歷史卻隱藏其中他們難以說出口的真相。

但是總是有意外的時後,國文系上榜了,以為國文系是不會上的。在大四時,我對中文有著莫名的好奇,在六書結構完整的文字下,怎麼沒有比較原始、粗糙的符號或是印記呢?就這樣研究所開始了研究甲骨文,這和我小時候想當科學家的心願不同,但我也樂於這個不同的安排。每當論文遇到瓶頸時,喝茶的癮頭,愈喝愈濃。

古代殷商時期的甲骨文,都在反應國與國之間的矛盾對立,占問祭師是否合宜出征?當然這個問題,周朝也相對重視。當時的國家大事不外乎「祭祀」、「戰爭」這兩件,生存、與奮鬥都相對重要。因為大量文獻的佐證,《易經》這本書相對是個治世的寶典。

因為愛喝茶,我把歷史當作參考歷代歷朝,他們對於喝茶的追求成了文章的延續。是的,文人愛喝茶、將帥卻愛喝酒。從學校的階段進入到工作時,喝茶成了在職場上遇到挫折時,回家和家人訴諸心事的橋樑。因為愛喝茶,就因為這關係的延續,工作都以茶相關。茶行、茶館、茶空間,在過去一世(一世三十年)的風采裏,臺灣的茶文化渲染著墨濃淡深淺不一,日本的茶道、韓國的茶禮、臺灣的茶藝見證豐碩的果實。也因為愛喝茶,開始學手上釉、開始學做茶則、開始溫習讀過的《易經》、開始議論古代喝茶的時髦,開始內斂現代人喝茶與自己相處時光,與大家相處的日子。

作為現代人,《著墨》的活動以仿宋的形式與線條揣摩他們追求的生活與態度,而兩宋時期,與現今的臺灣外交狀況頗為類似,有能力的無法出頭,沒有能力的戀權貪瀆。從這個癮頭,來看歷史上愛喝茶的文人墨客,這個癮當真像是個依賴,寄與滿滿深厚的情懷,卻也難斷是非黑白,當代的我們在飲茶的這件事上,不就是一個毫無頭緒,標準難分優劣,沒有人帶領卻各執一詞的「茶」文化?

在茶改廠、茶業公會、茶聯共同打下前三十年的江山,承續「茶」的文人精神為何卻又萎靡不振?或許我們當代七年級生面對的「茶」的精神不能再一昧的仿古,那與我們已經截然不同的生命與歷程了,怎麼能夠不去思考在這「西風東漸」的世代裏,我們是否迷失在浩瀚的星際裏?是否這樣的轉折,長輩他們又以怎樣的眼光看待我們去看待他們所熟悉的「癮」呢?

《著墨》是三年前的作品,講天地陰陽、軒轅鏡像,動中之靜、靜中之動的《易經》與兩宋人文精神,及飲茶文化對於「禪」的至高精神地追求。然而當代飲茶的我們,只能另闢蹊徑以一種入世的、文化創意的面向,讓年經的一輩接班他們對於「茶」的理解。教《易經》美學及禪學思想的這兩年,我發現其實就像莊子說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茶,這個癮頭應該再讓他們去體會新的屬於自己的定義,如今的我面對茶,與年輕的學生們,應當讓「茶」再次發酵,讓它合成新的元素。

我們在茶藝的展演上,它是古典又現代的,對當時的宋代人,點茶鬥茶是個引領時髦的茶活動,而我們當今可以保留這個精神,表現上應當革新。革物者莫若鼎,「鼎」在《易經》的智慧事要告訴當代的我們,事物的革新,必須更換乘載它的器皿。所以「鼎卦」在含義上是佈置新氣象的意義。

如今,大陸福建安溪的鐵觀音是發酵、焙火不高的茶,與兒時和爺爺喝到正宗的鐵觀音不同了。我想我成為茶人是要練習我們自身所擁有的特質,當然模仿是個學習新事物的開始,但是別忘了,我們當代喝茶的飲君子,這個「癮」也可以很時髦的。正如同孟子所追求的:「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這樣的共樂,也是我所追求的。

未來,飲茶的趨勢就在這個文化的復興下,找到簡單的快樂,在旅程中看見天地、看見自己、看見眾生。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